• 丹武仙医李沧澜沈雨薇章节

    第十二章

    第0012章 都得死

    “是!”

    周建军倒吸凉气,正色道:“您放心,从今天起,整个秦家就别想好过!”

    李沧澜没有过多废话,开着院子里宝骏310,就冲了出去!

    “李神医,这是保姆的买菜车,配不上您的身份啊!”

    周建军无奈喊了一声,急忙去找周卫国商量。

    吃了复元丹之后,周卫国神采奕奕。

    他腰板挺直,气色极好,看起来好像年轻了十岁!

    听到周建军的话,周卫国冷哼一声:“区区秦家,居然敢招惹李神医,不知死活。

    建军,这一次你做的不错。通知下去,全力对付秦家,不计损失!”

    离开周家。

    李沧澜一路狂奔。

    神识扩散之下,李沧澜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周围车辆行人的状态,完美避过。

    只是路上众人却不依不饶,破口大骂:

    “找死啊!”

    “一辆破宝骏,跑的这么快,着急投胎啊!”

    “......”

    李沧澜置若罔闻,脑袋里全都是李紫露的安危。

    就在这时,一辆红色保时捷呼啸而过,直接插进李沧澜行驶的道上。

    李沧澜减速,猛打方向盘,迅速改道,但对方却同时变道!

    接连试了几次,对方都在故意别车。

    见对方故意不让自己过去,李沧澜目光渐渐转冷,猛地将油门踩到底,直接撞了过去!

    砰!

    一声闷响。

    保时捷方向盘不受控制,直接撞在了旁边的石墩上!

    “王八蛋!滚下来!”

    苏伶玉气冲冲的下车,对着李沧澜就破口大骂:“你会不会开车?找死吗?”

    幸好她一直踩着刹车,否则刚才那么一撞,她铁定重伤。

    李沧澜冷冷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脑子有病的女人,方向盘左打,踩死油门,从对方身边呼啸而过!

    看着那一缕汽车尾气,苏伶玉瞪大眼睛,快要气炸了。

    对方飙车撞自己不说,居然还敢肇事逃逸,太嚣张了!

    这种人,绝对不能饶了他!

    苏伶玉咬牙切齿,报警之后,打了个电话:“叶姐姐,我这里出了点儿事儿,估计要晚一些过去了。”

    李沧澜来到柳家后山,神识扫过,确定李紫露没有性命之忧,不禁松了口气。

    但对秦少卿的恨,却深入骨髓。

    “死瘸子,你还真敢来啊!”

    秦少卿手里提着一根铁棍,看着李沧澜过来,杀气腾腾。

    柳心月油漆过敏,已经被送进了医院。

    就算是他,头发上的油漆还没完全洗干净!

    李沧澜没有搭理秦少卿,而是看着被按在地上的李紫露,轻声道:“紫露,别怕,哥带你回家。”

    “哥!你来干什么?”

    李紫露满脸焦急:“秦少卿和柳心月这对狗男女本来就要害你,你现在主动送上门,这是在找死!”

    “放心。就凭这几个废物,还奈何不了我。”

    李沧澜安抚了一句,淡漠的看着秦少卿:“放了我妹妹,我可以留你一条狗命。”

    秦少卿闻言,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:“废物,还敢威胁我?

    六子,阿东,给我打断他的四肢,不,五肢,然后把他塞进坛子里,我要他变成人棍,然后再慢慢折磨他!”

    “好嘞,秦少!”

    两人狞笑一声,亮出手中的甩棍和刀子,朝着李沧澜就冲了过去,动作极其利索!

    “哥,别管我,快跑!快跑啊!”

    李紫露俏脸惊恐,不忍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  从小到大,她都和李沧澜呆在一起,她十分清楚自己哥哥有几斤几两。

    李沧澜冷笑。

    他的任脉已经有百分之四十的通畅度,这种垃圾,他抬手可灭!

    看着拿着甩棍率先冲过来的六子,李沧澜身形一侧,一手升天掌,直接砸在对方的下巴上。

    巨大的力道爆发,六子惨叫一声,下巴脱臼,不断后退!

    李沧澜不依不饶,骤然踏前一步,伸手就抓住对方的手腕,猛地一折,瞬间断裂!

    阿东见此,脸色微变,趁着李沧澜的注意力都在六子的身上,手中短刀挥舞,散发着凛冽的寒芒,直取李沧澜的要害。

    李沧澜神识扩散,嘴角泛着一抹讽刺的笑容,夺过六子手中的甩棍,突然转头,准确的砸在了阿东的脑袋上。

    阿东来不及反应,直接被砸翻在地,脑袋上鲜血如注,痛苦的惨叫着。

    这人到底是什么怪物?

    后脑勺难道长眼睛了不成!

    秦少卿看到这一幕,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,满是难以置信。

    这个入赘柳家的垃圾,怎么会这么强!

    要知道。

    他手下的这两位,可都是二品巅峰的内劲高手。

    可是现在,两人联手居然都打不过这个窝囊废!

    李沧澜抬头,目光锁定秦少卿:“我之前提醒过你,我的忍耐是有限的,但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。

    我再说一遍,放开我妹妹!”

    “混蛋,我还真小看你了!但是,就算你再有本事,今天你也必须死在这里!”

    秦少卿咬牙切齿,对着林子里喊了一声:“师兄,这小子有点儿棘手,靠你了!”

    “师弟,你花钱养一群废物有什么用?还不如把钱给我。”

    此时,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平头男子走了出来,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。

    秦少卿咬牙切齿的看着李沧澜,道:“只要能把这个小子弄死,我什么都给你!他妹妹,你也可以拿去随便玩!”

    他师兄莫长亭,可是七品内劲高手,实力极其强横。

    只要对方肯出手,李沧澜这小子死定了!

    “还是师弟你懂我啊。”

    莫长亭咧嘴笑着,手掌不安分的抚摸着李紫露的俏脸,放在鼻尖嗅着香气,一脸痴迷:“好漂亮的小妞,好香的味道啊!

    这么小的年纪,就发育的这么好,真想现在就蹂躏她啊。”

    “拿开你的脏手,不要碰我!”

    李紫露好似发狂的小狮子,朝着莫长亭吼了一句,焦急看向李沧澜:“哥,别打了,快走啊!这个人是秦少卿特意请来的高手,你打不过他的!”

    与其害得哥哥被人打死,自己还被侮辱,她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这儿!

    可现在,她被绑的严严实实,根本做不到!

    秦少卿狞笑一声,接道:“师兄,那就现在玩儿她啊!先把这个小子打个半死,让他亲眼看着自己妹妹被玩,多刺激啊!

    等你玩够了,顺便再让我这几个手下也爽爽,也算物尽其用。”

    “哈哈哈,你这个提议太棒了!被人看着,想想就刺激啊,说的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了!”

    莫长亭眼睛一亮,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看着李沧澜:“你也没玩过你妹妹吧?要不,也给你个机会?”

    秦少卿讽刺道:“没准人家已经玩过了呢?毕竟不是亲妹妹,这不随便玩?”

    “玩你老母!”

    李沧澜怒火滔天,再也忍不住,内气迸发,恐怖的一拳骤然挥出。

    “什么名门望族的大家族子弟,不过就是一群欺男霸女、逼良为娼的卑鄙小人罢了。

    今天,欺辱我妹妹的人,都得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