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盖世天骄楚天凌秋章节

    第十二章

    第12章杀你脏了我们的手

    此时在别墅里。

    楚天正在打座,浓郁的灵力,笼罩着他身体。

    随着他每一次呼吸,这些灵气就能在他体内游走一个周。

    如此周而复始,无比的流畅。

    但很快,楚天就睁开了眼。

    然后摇了摇头,“不行,我似乎到了瓶颈。”

    大师父传授他的仙凡九变,五年前他就到了第五变。

    可五年后的现在,他依旧停留在第六变,五年没有任何精进。

    “单靠吐纳灵气,根本无法让我再精进。”

    “或许真如师父们所言,我需要的是机缘。”

   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让楚天出来的原因。

    修炼的事儿,急不得,得稳扎稳打的来。

    叮铃铃!

    正在这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    拿起来看了一眼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
    “喂,哪位。”接通以后,他直接开口。

    “是我。”对方道。

    “嗯?凌秋?”

    楚天皱眉,因为对面的是凌秋,这个女人怎么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?

    “楚天,你知道十年前为什么要灭你们楚家满门吗?你应该很想知道吧?毕竟当时的洪七和你们楚家没有任何仇怨。”

    “想知道的话,明天晚上七点,我在‘大人物’等你。”

    不等楚天开口,凌秋就挂了电话。

    “她知道吗?”挂了电话后,楚天开始沉思。

    十年前洪七才来东海没多久,而且他和楚家的确没有什么恩怨。

    一个无冤无仇的人,就算是求财上位,也没必要满门都杀。

    所以每当想起,楚天都觉得,洪七背后肯定有人,是背后的势力,要清缴楚家。

    回来之前,他查了,但遗憾的是,什么都没查到。

    难道凌秋知道内幕?

    第二天晚上很快就到了。

    楚天准时赴约去了‘大人物’这个会所。

    会所的包厢里。

    凌秋和楚世豪都在,还有其他几个年轻人。

    “秋秋,你说楚天会来吗?”楚世豪没底气的问。

    “会!”凌秋无比笃定。

    “好,他要是敢来,这次就让他有来无回!”楚世豪阴恻恻的笑道。

    旁边一个青年笑了,“我说凌秋,那个楚天真像你们说的那样,满口大话,说什么在海外几万亿资产,还说昆仑战神是找他的?”

    “对!”凌秋点头。

    几个公子哥顿时笑了,“真是有意思,这小臂崽子现在满口胡话了?我记得他小时候不这样啊。”

    在场的这些人,基本上都是东海一些家族的少爷,十年前,他们之中有些人还和楚天玩耍过呢。

    “呵呵,人都是会变的。”其中一个哥们说,“他逃亡出去,估计神经都出问题了。”

    “不过好多年没见这小子了,我还真想见识见识。”

    这几个公子哥是被凌秋和楚世豪邀请来看戏的。

    按照凌秋和楚世豪的想法,他们想让楚天在死之前,见识到这个时代已经变了,曾几何时,和他一起玩耍的小伙伴,早就和他不是一个阶级的了。

    这也算是多出口气。

    咔咔!

   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,包厢的门被推开了。

    楚天按时赴约,直接走了进来。

    “哟,这不是楚大少爷吗?”

    “十年没见了,听说你发达了?”

    “海外有上万亿的资产?还和昆仑是朋友?”

    “现在这么牛逼了?可别忘了我们这几个老家的朋友啊。”

    见到楚天一进来,几个公子哥立马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。

    “楚天,认识他们吗?”凌秋直接道,“旁边这位是林动,小时候和你一个班的,现在林氏地产,在大夏都能排的上号。”

    “这位还记得吗?王军,听王少说,小时候你还揍过他,不过现在王少可是娶了京都的陈小姐,直接步入豪门,你现在还敢动人家一根手指吗?”

    “还有这位、”

    “这位、”

    凌秋一个个给楚天介绍着。

    被介绍少爷们,一脸玩味的打量着楚天。

    在他们眼中,现在的楚天,就是一个笑话,他们来,除了看戏,也是帮着凌秋和楚世豪嘲讽楚天的。

    “站在那里干什么?来坐啊楚大少爷。”那个王军开口了,他啧啧笑道,“别见外嘛,大家都是老朋友了,不要客气。来来来,入座。”

    但楚天没有动。

    林动呵呵笑道,“王少,你看你那饥渴的样子,别吓住咱们楚大少了。”

    “我能吓住他?”王军哈哈一笑,“人家可是海外资产过万亿的顶级大佬呢,听说还认识昆仑,咱怎么敢啊、、”

    你一言我一语,大家全都哄堂大笑了起来。

    就好像楚天是他们找乐子的工具。

    这时,楚天从门后拉了个椅子,直接坐了下来。

    见状,王军一瞪,“你还真敢坐啊?”

    “楚天!”倒是凌秋,直勾勾的盯着他,而后道,“你说你既然还活着,为什么要回来呢?苟延残穿的活着不好吗?东海已经没有楚家了,这里也没有你的安身之所了,何必回来呢?时代已经变了,大家都在进步,东海也不是以前的东海了,就算你想拿着婚书,从凌家得到好处,那你乖乖拿了好处,乖乖离开不好吗?为什么非还要抛头露面呢?为什么一直要恶心人呢?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?到最后你什么也得不到,反而要丢掉性命。”

    “你说我要丢掉性命?”楚天淡淡的问,“怎么?今天叫我来,不是给我说楚家的事儿,而是准备杀我呢?”

    面对楚天的惊讶,楚世豪一笑,“秋秋,你说的太早了,你看把他吓的。”

    他刚才清楚的看到,楚天在听到凌秋说反而要丢掉性命这句话后,脸色变了。

    果然,蝼蚁还是蝼蚁。

    “无妨,说了就说了。”凌秋摆摆手,而后开门见山的说,“楚天,你今天肯定是要死的,不过不是我们杀你,杀你脏了我们的手,我们今天过来,是看戏的。看你怎么被玩弄,被虐杀。”

    “哦?”楚天挑起了眉头。

    轰!

    轰!

    正说着呢,刚才关上的包厢的门,直接被轰开。

    有人来了!

    “终于来了。”

    见状,凌秋和楚世豪全都笑了。